德国女摄影师Marie镜中的画行者

2018-03-18 20:15

提笔的那一刻 “我”在哪里?|德国女摄影师Marie镜中的画行者

2018-03-17 22:36 来源:画行者郑泰均

原标题:提笔的那一刻 “我”在哪里?|德国女摄影师Marie镜中的画行者

德国女摄影师Marie镜中的画行者

丁酉年秋的某个雨天,德国摄影师Marie在摄影师钟大丰的带领下,来到山里的画室,拍下了以下一组片。这组片拍摄时,我刚好要画一幅画,只好对她说,我画我的画,你拍你的照,互不干涉。于是我像平常一样继续专注地画,她也在专注地拍,拍完后不久,我去法国办画展,一直忙,再也没跟她联系。直到最近,她在德国陆续地通过邮件发了当时拍的照片。并留言说,她很喜欢钟大丰拍我时,那种视觉的冲击力,但这组照片没有那种冲击力。所以一直没发给我。但后来隔了很久又看时,这种平常的感觉也挺好,于是决定整理发我。

我认真地去翻阅她的每件作品,同时也认真地翻阅着,被定格在某个维度的自己,脑海中突然浮现一串有趣的问题:

提笔的那一刻

“我”在哪里?

在水与墨交融的瞬间,

还是在光与影碰撞的刹那?

在笔锋的转折处,

还是在光圈的开合间?

在游离的线条中

还是定格的记忆内

漂浮于成片的画卷墨色上

还是沉浸于零碎的胶片颗粒里

或许

那一刻的“我”

根本不存在

那只是

光影世界中的美丽错觉

而错觉中的“我”

也许

就是“你”

………

戊戌年正月初一日郑泰均记于梧桐山赤水洞

德国女摄影师Marie镜中的画行者

德国女摄影师Marie镜中的画行者

德国女摄影师Marie镜中的画行者

取下笔

像调呼吸般地调墨

世界在墨色中

惭惭淡去

德国女摄影师Marie镜中的画行者

德国女摄影师Marie镜中的画行者

即使退回艺术与生活的角落

仍不忘提笔的原初

德国女摄影师Marie镜中的画行者

我奋笔疾书

再次将

生命

一片空白的世界里

延续

德国女摄影师Marie镜中的画行者

德国女摄影师Marie镜中的画行者

德国女摄影师Marie镜中的画行者

德国女摄影师Marie镜中的画行者

德国女摄影师Marie镜中的画行者

如果每个人的人生

是一幅画

我更愿意成为画中的

一道光

德国女摄影师Marie镜中的画行者

德国女摄影师Marie镜中的画行者

德国女摄影师Marie镜中的画行者

德国女摄影师Marie镜中的画行者

【心生万象】郑泰均 100x100cm 2012

德国女摄影师Marie镜中的画行者

【令住圆定,直趣菩提】郑泰均 150x250cm 2012

德国女摄影师Marie镜中的画行者